• 韩庚偷电脑往事被起底 道歉:不该自己传播(图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参加单招单考的盲人考生。欧东衢 高考结束,录取通知书陆续发放,又将有一大批学子走进高校的大门。然而,对于许多盲人学生来说,“大学梦”依然沉重,因为他们无法和普通学生一样选择高校和专业。 “我们不怕竞争,怕的是不给我们参与竞争的机会。”一位盲人告诉。 我国有1000多万视力残疾人,他们正常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应该得到保障。 “难道我们盲人只能做推拿吗?” 今年28岁的王瑞是一家盲人按摩公司的人力资源主管,生活不错,但她总觉得人生有一大遗憾,“如果当初能参加普通高考该多好”,这是王瑞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 王瑞出生在河南省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,从小失明的她一直都是父母心中最牵挂的孩子。 “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幸运和幸福的人,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爸妈的掌上明珠,是哥哥姐姐们最疼爱和照顾的妹妹,家人没有因为我的残疾和村里人的偏见而减少对我的爱和培养。”王瑞说。 在王瑞小的时候,为了让她能和其他孩子一样去学校读书,父母多次去找学校和教育部门。经过半年的努力,村里的小学终于接收了王瑞,她开始在学校旁听。 “刚开始我还觉得很有意思,也能跟上,但随着学习任务加重,光靠听很难完全理解,老师也无法时时顾及我,到小学三年级我就跟不上课程进度了。”王瑞说。 半年后,长期在外地经商的父亲得知有专门招收盲人的学校,将王瑞送到那里就读。王瑞明白,这是她读书的唯一机会了。“在盲校里,陆陆续续有同学辍学,原因不外乎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、家长不重视或自己丧失了学习动力,但我坚持了下来。” 王瑞回忆起小学和初中,班级人数最多时有20人,升入高中的却只有两人。多数同学初中毕业后选择去中专学习推拿,因为他们明白,依现在的情况,就算是能考上大学,能学的专业也很少。 目前,我国在盲人高等教育上,主要采取单招单考的形式招生,学生进入一些院校的特殊教育系学习。但由于此类院校数量少,仅分布在北京、上海和长春等几个城市,专业有限,不过是推拿、音乐等,盲生选择的余地较小。 2003年,王瑞迎来了高考,摆在她面前的依然是她在初中时就知道的情况,“我能就读的只有长春大学和北京联合大学,而且哪怕路途再远,考生都需要去学校所在地参加考试”。最后,王瑞选择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针灸推拿系。 “难道我们盲人只能做推拿吗?”虽然目前从事推拿工作收入尚可,王瑞依然为自己这个群体的命运愤愤不平。

    上一篇:许昕压力与动力并存:解决好眼前的问题最重要

    下一篇:节目组声明:鹿晗赴台“非法打工”为不实报道